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:三阳峰放牛少年,云暮村告别众人

作品:魔道本纪|作者:寤寐无为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9-19 02:30:30|下载:魔道本纪TXT下载
  话说,鸿蒙初开,兹清浊辨,天地成序。洪荒大陆养万物生灵,种族繁荣。有飞禽走兽,鳞甲昆虫。飞禽以凤凰为长,走兽仰麒麟为尊,鳞甲奉龙族为王。三族相争引发龙凤初劫,生生打碎了洪荒大陆,洪荒中心化地仙界,其碎片飘落宇宙各处是为诸天万界。而封神之战后,六圣受鸿钧之命归于混沌,有道是:

  盘古开天破鸿蒙,兹清浊辨定洪荒;

  万物滋生似繁星,灵气如潮养异种;

  龙凤相争碎天地,鸿钧合道魔气终;

  巫妖之祸人族兴,三皇五帝定繁荣;

  封神大战无人皇,天子称臣佛教昌;

  量劫之难六圣隐,却见今朝证英雄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……

  宇宙以西诸天万界中,有一小世界,名玄明界,历龙凤初劫,巫妖相争,及封神之战后已经不知经历多少元年。此界处宇宙以西,却是少以赤黑,不见光亮。多以得见日月。所以谓称玄明界。

  界内地分五洲、三海、一不知(幽州)。那五州分别是:宿州、云州、阙州、南州以及虞州。三海却是那离海、琅海以及印海。而印海的源头便是此界唯一的禁地,幽州不知地。传说之中只得生人进,不见活人还。其内诡异无比,黑色雾气覆盖整片幽州,根本活不下修士、凡人,所以未将它纳入第六州!

  而五洲之一的云洲,地处玄明东部。州内北方有片山脉,是为玄苍山脉。山脉高有千丈,主分六峰(三阳峰、沧浪峰、藏荣峰、云弄峰、仙鹤峰、小云峰),因山上有修仙门派,亦有修道之人长居山顶,是以山上难覆积雪,只待凛冬腊月之时,方见白雾浅雪。

  玄苍山脉下,小云峰峰旁,有座村庄,村名云暮。这云暮村不知何时所成,亦不知何人所取……

  清晨,晨曦初升,万物焕发容光。温和的阳光映射在村庄里,村庄不大,却也依山傍水,环境优美。云暮村背靠玄苍,山顶白云飘渺,有白鹤飞过,仿佛仙境。只见山上溪流哗哗流下,汇流成河,河旁有柳树随风轻轻舒展,也有桃花正开,散发幽香,有那农田里麦苗蔬菜绿意盎然,亦有青草生机勃勃。村内矗立着一栋栋坐落不齐的房舍,只见房舍里走出壮汉日出而作,有妇人织布做衣,有老汉牵牛出门,也有孩童嘻笑打闹。好一片世外桃源,充满了诗情画意。而朝阳艳丽,正是美好的开始。有诗云:

  春意焕容光,云暮渡朝阳;

  行云游碧空,仙鹤自成行;

  白玉汇清泉,翠柳抚溪旁;

  桃花落缤纷,稻禾绿意盎;

  竹院孩童闹,农夫何惧忙;

  只待秋风至,休叹岁月长。

  此刻,在云暮村外,却见有一黄牛,那黄牛有些老态,正缓缓弯着头啃食青草。牛背上,有少年慵懒的躺在黄牛背上哼着歌,显得十分惬意。

  只见他着麻衣在身,头上随意扎了个辫子,发丝杂乱散开。脚穿草鞋,身躺牛背之上,两腿交叉翘起,双手枕着脑袋,眼睛半虚,正征征的望着天空。

  此少年稍远点看,倒也五官端正,长的眉清目秀。可惜近看,却见他脸色苍白,一脸的病样。而全身懒懒散散的气质,也全无年轻人应有的蓬勃朝气。

  此时,他微微踢了脚牛腹,黄牛偏了偏头,疑惑看了他一眼,便又自顾低头,开始吃草!

  少年翻了翻白眼,有些无奈。于是起身,由躺换成跨坐,拍了拍牛头,正欲说话!

  不曾想,这时一个十六七岁左右的胖墩少年,出现在他的视野,正挥手朝他焦急喊道:“劫子,我就知道你在这里。赶紧回去,李道长又在叫你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,大壮”。

  少年听言,撇了撇嘴,根本不以为然,随后跳下了牛背。只见他一手牵着老黄牛,一手拿着只牧笛,朝着玄苍山下慢悠悠的走去,背影缓缓拉长……

  这少年名叫罗劫,乃是个孤儿,与他相依为命的除了老黄牛,便只剩一个老道士。罗劫从小被他收养,同住云暮村外破落茅草屋。

  而此时前去,便是道人又有事叫他了……

  ————

  三阳峰,玄苍山六峰之一。因山峰似笔架,又地处东边,于破晓之时可见朝阳而得名。

  三阳峰下,有一破落茅草屋,孤零零立在半坡,四周皆无建筑。那茅草屋四处透风,陈旧不堪,随时便要倒塌的样子,屋内以及周围长满青草野花,有些杂草深至腰间。

  而在茅草屋门前,盘坐着一老道士。老道士鹤发童颜,颚有长须,头上插着木簪,正闭眼打坐,他虽穿一身破杉道袍,但气质尚佳。光辉沐浴而下,皮肤熠熠生辉,仿佛仙人临世。与破旧的茅草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却又能很好的融入……

  这老道士姓李名亦青,乃是修道之人,传说乃是从玄苍山上下来的,在此落户已有十几个年头。

  此刻,盘坐的老道似乎有感,睁开双眼,微微勾起了嘴角,喃喃自语道:“来了”。

  远处……有少年手牵黄牛,边走边望。

  还未走近,罗劫便喊道:“老爷子,我来了,有什么事么?”

  “你且与我来”

  李老道望了他一眼,未曾多说,站起身,便往屋内走去。

  罗劫听言,手上松了缰绳,摆了摆手,也不管牛,跟着进了茅草屋。

  进了屋内,便见李亦青眼目低垂坐于床上眼目低垂。环顾四周,屋内甚是简陋,除了一床一柜,墙上斜插着一柄剑、一拂尘,就只剩地上的蒲团了。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。他本想施礼,却见李老道摆了摆手,随后轻声问道:“又陪着你的老黄牛散步了?”

  “还能咋办?身不能扛,肩不能背,只能放放牛咯!”罗劫翻了翻白眼,自嘲笑道。

  老道皱了皱眉头:“还是没有气感么?”

  “没有……依然体内黑雾作怪!”罗劫收敛了笑容,有些无奈。

  “……”

  李老道也有些无奈,他眉头紧皱,闭目沉思片刻,像是下定决心,直视罗劫轻声问道:“劫儿!你了解你的身世么?”

  “孤儿而已,能活下来便是天恩了。”罗劫挠了挠头,憨笑道:“还能有何来历不成?”

  “别傻笑!这么多年相处我岂能不知你的性格?”李老道笑骂一句,接着说道:“也罢,这么多年过去,也该为你讲讲当年之事了。”

  “其实,我本为玄苍山三阳峰峰主。只因当年有黑雾自混沌中而来,飘至云州。黑气时虚时实,普通人根本不可见,只有我玄苍道道主察觉了异象,随即便令我下山查探原因。”

  “待我驾云下山,赶至暮云村,察觉到了黑雾,只感觉此雾至邪至恶,恐会惑乱村庄。于是施法查探,那黑雾霸道至极,竟是折转,向我卷来。我知不敌,正欲引走。可那黑雾后竟然又缓缓变淡,直至消失不见,地上却徒留一婴儿在地。

  吾欲掐指一算,可心头沒由来的一阵警告,本想以剑除之,可那婴儿突然大声啼哭,思绪良久,终是于心不忍,下不了杀心。”

  “那婴儿便是我?”罗劫长出了一口气,强笑问道。

  李亦青点了点头,咧了咧嘴角,淡笑道:“那时,你身不着片缕,白白胖胖的倒也惹人喜爱。”

  “但当时我却十分惊疑,怕沾染因果,只想将你抱起让村人养你长大,若能平凡健康过了一生也就知足了。于是我便在暮云村找有孕之妇喂养你,又吃百家饭。不曾想你身体竟有状况,当日黑雾尽入了你体内。肉色的皮肤慢慢变的黝黑,骨瘦嶙峋,发起病来,七孔流血,浑身僵硬,浑身黑雾更是四处乱窜,甚是难养。我见你每次发病,痛苦不堪,便觉得自己心中难受,于是我干脆将你收养了下来。当时你脖子上挂有一块罗字黑玉,是以依姓,为你取名罗劫,教你修道以养病体。直到后来,你逐渐恢复正常,而时光如水,到如今已是十六个年头了……”

  李亦青说完,见罗劫低头不言不语,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。继而长叹道:“唉……可你那身体却太过怪异。身体吐纳灵气,竟尽数被你体内那黑气吞噬。多年过去,黑气虽已入胸口化作黑莲,却也时时作乱。而传你的道法,你却连引气入体初阶都未修成。我只得每月采晨曦之露,纳初阳之气,引入你体内抵抗黑气,方使你不为病痛折磨,虽然你如今已如常人,可体内却是一片絮乱。也许……也是缘分,昨日我竟得到道主召令,令我归山,我却念你身体有疾,想带你回山找治愈之法,你可愿随我上山?”

  “入了道门,便能治愈?”罗劫听闻,心中有些忐忑。

  “道家办法何其多,怎会无法?”李老道露出了和蔼的笑容。

  “那好,我愿随你上山。”

  “你既愿上山,便拜入我三阳门下吧,现在,你……可愿叫我一声师傅?”

  “怎会不愿?命是靠你所救,病是靠你所医,而今又愿带我上山寻法。此恩胜过父母,入师傅门下,是弟子福分。……请受弟子三拜”罗劫深吸一口气,便要下拜。却被李老道托住,他表面不言不语,心中却甚是欣慰,嘱咐道:“你我虽有师徒之情,却也需入那沧浪大殿行拜师之礼,众人观礼之后,方有师徒之实”

  罗劫有些激动,咧嘴道:“我能带老黄上山么?”

  老道随意摆了摆手,轻声回道:“你既入我三阳门下,便为我门下弟子,欲带何物,皆可带上?”

  “那弟子再回村里一趟,去与大壮张婶她们道别。顺便带些行李,听说山上风大,我怕冷……”罗劫弯腰一礼,起身回道。

  “去吧,了却凡间尘事。也好早些同我上山。”

  罗劫点了点头,转身出了茅草屋,去牵老黄牛,殊不知,刚牵着黄牛走了两步,却是一阵头晕眼花,眼前如有千般影,耳中一阵轰鸣,霎时天旋地转,口鼻渗出血来,脸色异常苍白。还未站稳,已然栽倒在地。

  李老道听见外面闷声,征了征,随即似乎猜到了什么,赶紧下床出房门。

  一出门便见罗劫已然晕了过去。于是急忙上前扶住他,只见其胸口黑雾四处乱窜,好似脱缰的野马,忙伸出左手掐住其人中,后右手摸出一粒药丸塞入其口,屈指在他喉上一弹,药丸缓缓滑入了腹中。随后李老道运起真元,在其背上拍了几掌。

  不多时,罗劫悠悠醒转,睁眼见是李老道,强笑道:“这是这月第二次了吧?”

  “倒也无妨,山上仙人的手段多着呢,要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,总会为你找到办法的。你且去安心道别,也好同我上山。”老道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。

  罗劫从地上爬起,感觉身体已无异样,随便拍了拍衣衫上的灰,牵着老黄牛朝李亦青挥了挥手,转身便往云暮村而去。

  待他走远,李老道这才来回渡步,眉头紧皱,喃喃道:“那黑气究竟是甚?似邪似鬼,似妖似魔,引不出,也磨不灭!现在发作时间越来越勤,我连一点办法都没有,这孩子到底又是何来头?黑气所化黑莲又代表了什么?总感觉前景堪忧……但这孩子乃是我救下,我又怎忍心见他受苦,也不知引得这孩子入道门是福是祸!望这善举别成孽缘就好了”

  云暮村外,罗劫正低头牵着老黄牛慢悠悠走着,不知不觉已来到了暮云村口。抬头一望,见到村内村民们耕织,儿童嬉闹,心中倒是有些惆怅。一来,身体从小体弱,稍重一点的活都干不了。二来,从此入了道门,恐怕得与这凡间乡俗越离越远。三来,毕竟在此生活十几年,忽然得离开这熟悉的地方了,心中难免有些不舍。

  进了暮云村,罗劫来到一房舍外,见有炊烟升起,显然房中主人已在生火做饭。

  罗劫顿住片刻,便推开竹门,进了院内。大声叫道:“张婶,我来向你道别了!”

  屋里响起一阵叮叮咚咚的声音,随后钻出一胖妇,手里拿着一勺子,不是张婶又是谁?张婶见是罗劫,撇了撇嘴,笑骂道:“小子,你想去哪?离家出走?除了李神仙的茅草屋,这里便是你的半个家,咋了?翅膀硬了,想飞走了?”

  罗劫直挠脑袋,脸上一红。只因他与大壮同岁,当年李老道抱他进村时,他饿得哇哇大哭,老道士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老道自己已然辟谷,无需进食。罗劫却不同,本乃婴儿,又是几顿未曾进食,哪里能够承受。而当时只有张婶在带孩子,见他啼哭不止,所以便喂哺了他。而李老道一无道侣,二无子嗣,根本不会带小孩,又全靠她哄睡,喂食。后来稍大时,他除了在李老道那打坐学字,便是在张婶家住,在她家蹭饭,方能成功长到十六岁,没有被饿死。

  张婶虽然说话大大咧咧,却是个热心肠的女人。做饭时常叫罗劫去吃,为大壮做衣服时也记得给他做一件,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。

  罗劫想到这里,有些感触,扭捏道:“因为李老头已打算收我为徒,他即将回山上复命,准备带我一起,顺便回山找一找仙家典籍,看有没有办法治我顽疾。我需得同他回山,是以才前来与您道别。”

  张婶听罢,微微一征,随即笑道:“此乃喜事呀,李神仙愿意收你为徒,带你上山,你以后便是仙人了,肯定再也不会再被那劳什子黑雾折磨。不过既然来了,那也须得吃了饭再走呗,我可得叫你黎叔去换几斤肉回来,让你吃饱了再上山。”说罢,已是跑至了门外,去了田舍。

  罗劫伸了伸手,欲想叫住张婶,却看她已然跑远了,只得无奈的放下了手,坐在了门槛上发呆……

  他双手撑着脑袋,看着这院里生活过的踪迹,心想到自己突然之间就要离开这从小到大生活过的地方了,罗劫心中有些茫然,终还是有些不舍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