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780.没有尊重,只是自私【求推荐~】

作品:我在东京与都市传说为敌|作者:天空向前冲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21-05-04 18:22:14|下载:我在东京与都市传说为敌TXT下载
  烛九阴口中的扶桑巨树,就是山海界最东端温源谷中那棵支撑天空的桑树——扶木。

  68001曾经跟太一介绍过,说扶木、矩格之松和千里槃木是山海界三株神树,堪称天柱,和昆仑峰共同贯穿大地、托举苍穹。

  太一也问过68001,为什么山海界东北西三端有神树,中心处昆仑峰,南端却是一片汪洋呢?

  68001解释不明白,只能以天地尚未完善,还有发展空间来搪塞,不过太一认为68001应该是蒙对了——从山海界四季无法循环,元素固化在四方,能量严重不平衡来看,山海界确实有待提升。

  只是68001从来没和太一说扶木还会求人!

  “你说的扶桑巨树,是那棵扶木吗?温源谷中的?”太一还是打算确认一下。

  “神皇身为中土的统治者,居然知道域外的事情?”烛九阴挺惊讶的,“我都没去过域外,对那里认识有限,你却能说出温源谷?”

  “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先回答问题。”太一当然不方便说:山海界好多我都去过,足迹遍布中土、十方大疆、域外,甚至绝阵、绝土也能随意出入!

  “正是神树扶木,是他主动找我的,因为他的灵觉发现我热爱生命,以植树造林、广兴绿化为己任!”烛九阴的声音永远带着阴气,就算充满激昂的话也一样变味儿。

  “这是个做事很偏激的家伙。”弥生暗暗和南子交换眼神,“确实和女娲说的一样,脑子不太正常!”

  “扶木有意识?”太一发现了,烛九阴是个比女娲更有“原则”,也更“骄傲”的人,他说回答“神皇的问题”,就只会回答“神皇的问题”,弥生和南子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!

  “当然有,你不是说了,他是神木吗?”烛九阴一副“你是不是傻”的语气,“被归到神的范围,怎么会没有意识?他至少是高阶。”

  “至少?”太一原本以为烛九阴和扶木很熟。

  “他的灵觉能跨越域外和十方大疆界限,说明实力很强。”烛九阴并不在意扶木的事情,也许在他看来,扶木强不强不管他事,而且也不可能强得过他。

  “这么庞大的生命之力……”太一怀疑扶木是个终阶。

  “这是他天生的力量,不算实力,即使不分给我,也会渐渐散掉,最后留不下的。”烛九阴摆了摆龙头,对太一“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事,却不知道该知道的事”很奇怪。

  “你是亘古唯一的神皇,所以才这么独特?”烛九阴终于在公事公办之外有了些兴趣,“阁下能力如何?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山海界绿化计划,如果能实现,山海界将达到9成以上的绿化度!”

  “不如我们一同填海造林,平山种树?”烛九阴越说越兴奋,身躯渐渐直了起来。

  太一:(**||)

  我记得环保也该按照科学依据吧?一味种树好像反而是种破坏!而且你还要填海、平山……这绝对是邪道!

  “先不提我有没有能力,只看你的目标,我就不认同。”太一可不希望山海界变成树树树树……界。

  “原来神皇也是个俗人,无聊。”烛九阴迅速回到爱答不理的状态。

  “我们来这里有两件事要做,一是跟你打听初创者组织的消息,二是跟你约定,未来与女娲、后土联手召唤补天赦免鼎。”太一不想和偏执脑多谈,赶紧交代正事。

  “女娲这人,就是嘴碎!”烛九阴声音转低,“虽然我不怕露底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有时间多制造几株新品种的植物不好吗?!”

  “那是你癖好,不是女娲的,她更喜欢思考!”太一帮女娲辩白了一句——其实也是帮他自己。

  “既然我们道不同,就没什么好多说的,我会据实相告,等得到想要的信息,你就立刻离开吧。”烛九阴开始赶人。

  “女娲应该说过了,我是阿埃斯尔的亲族,也是他的继承者。”烛九阴看太一没有表示,便撇了撇嘴,“女娲还真是什么都告诉你了……”

  “阿埃斯尔是裁决之座执事宗,专门负责战斗,一旦由他出场,就代表着一方世界、无数存在之灵的终结!”烛九阴的话带着冷漠与沧桑。

  “万娜尔、阿埃斯尔和缇塔恩并不是总在一起吗?”太一收到南子的传讯,代她问话。

  “只有山海界这种被永恒之座赋予最高重视度的世界,太元道议会才会委托裁决之座整体降临。”烛九阴似乎不愿太多提及裁决之座的任务,尽量言简意赅的解释,“一般的世界,要么是缇塔恩去扶持,要么是阿埃斯尔去处理,万娜尔则很少离开太元界。”

  “太元界?是太元道议会的大本营吗?”

  “确切的说,是诞生第一位初创者的世界,然后太元道议会的各位成员都居住在那里!”

  “不是说初创者都是超阶吗?超阶怎么可能长时间驻留在一个世界内?”

  “可能是太元界比较特殊,也可能是那些超阶用某些手段压缩了自己的力量。”这里面的关键烛九阴说不准,他也没有想过,被太一问得一愣,随即瞎蒙了两个答案。

  “真奇怪,阿埃斯尔可谓冷血至极,屠戮无数,你却对生命之力这么狂热?”太一又帮弥生传话。

  “阿埃斯尔非常看重生命,他记得每一个被他毁灭世界的名字,也记得每一张在他手中逝去的面孔。”烛九阴不否认阿埃斯尔冷血,只是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他,以及阿埃斯尔对于生命的看法。

  “每个初创之座都有一座智识圣都,保存初创之座各个宗主的想留下的资料,阿埃斯尔在裁决之座智识圣都里留下的,全部是那些他所毁灭世界的信息,详细而完整,记述着那些世界曾经的一切!”

  “阿埃斯尔尊重生命,但更尊重任务。”

  “不,他并不尊重生命,他只是尊重自己,自私自利又假情假意!”太一不等弥生和南子抗议,当先冷冰冰的叱责。

  烛九阴一阵沉默,大殿内的气氛逐渐紧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