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章 风雨夜杠精之死

作品:大唐第一杠精|作者:水鱼要吃素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9-19 20:59:21|下载:大唐第一杠精TXT下载
  “轰隆!”

  雷电在窗外闪过,雨点拍打在玻璃上,使得炎夏之夜的暑意稍退。

  下雨天,李大德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泡上一壶热茶坐在窗边,注视楼下冒雨穿梭的行人。

  生活需要对比,他很享受这种硬生生对比出来的悠闲意境。

  当然了,如果冒雨穿梭的是他自己,就不希望有人抱着茶壶躲在窗户后面瞧热闹了。

  不过今晚他并没有像往常那般搬着椅子跑去窗边,而是坐在电脑前,噼里啪啦的打字。

  李大德有两大爱好,除了上述的“雨夜观景”,他还喜欢找人抬杠,俗称“杠精”。

  不过这两样爱好都有些欠揍,尤其是后者,太容易让人“动手动脚”,所以第二个爱好就只限于网上。

  毕竟顺着网线打上门来这种事,不太容易发生,况且他每天还会更换一次IP地址。

  最近他迷上了一本讲述初唐历史的网络小说,每晚都会守在电脑前追读。

  不过很难说他喜欢的到底是作者写的内容,还是那数量庞大的章说。那一条条,一句句,对他而言简直是强迫症杠精的福音,不杠都对不起作者那小学生似的文笔。

  身前的屏幕上开着小说网页,扣扣,以及度娘。

  做杠精也是需要海量知识来支撑的,李大德虽然知道一些初唐的历史,但这点储备还是不够他做历史杠精的本钱,需要度娘来给他做坚强后盾。

  至于扣扣,纯粹就是他嫌弃对方网页回复不及时,申请加了人家的读者群。

  此刻,李大德一手持键,一手握鼠,眼观六路,纵横捭阖。

  “总所周知,隋炀帝是被李唐抹黑的,因为他开科取士,打击世家,就被关陇集团扶持李渊干掉了!”

  网页上点开的一段章评,点赞最高的一段如是说道。

  李大德面露微笑,鼠标腾挪,同时点开几个度娘搜索结果和百科介绍,随后运指如飞:

  “不懂不要乱说,科举制度在南北朝就广泛应用,隋朝不过是完善了一下。中原世家的兴盛大都得益于科举。他们比平民百姓更容易读书,也更容易考取。说科举是杨广与世家对立的主因,简直是胡说八道!作者也是瞎写!”

  啪嗒~

  鼠标点击发表,李大德端起保温杯来,喝了一口混合枸杞的热茶,长舒了一口气,顿觉神清气爽。

  刷新了一下网页,对方没回复。倒是群里某位作者兼群主说了句:“最近杠精真多,心好累,感觉不爱了。”

  一群潜水的书迷冒泡安慰,劝说作者不要理会云云。

  李大德也跟风安慰了几句,想了想,又打字道:“有人杠,说明你的书火,你应该开心!”

  开心吗?

  或许吧!反正李大德觉得要是有人每天守着电脑等待和自己抬杠,那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。

  窗外雷雨声渐大,群里越发热闹。李大德打字的频率也越来越快,脸色都兴奋的发红。

  这个时候,再次刷新网页,却发现刚刚打字上去的那一条留言消失了。

  “被删了?”

  李大德皱眉,有些不理解作者的操作。

  哥们儿凭自己的学识留的言,你凭啥给删了?

  抬手扶了一下眼镜框,李大德点开留言窗口,把刚刚被删掉的那段话再次打上去。就在点击发表时,一个提示弹了出来:

  “对不起,您的粉丝值不足500,无法留言!”

  “!?”

  眼看就要发表,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提示来,李大德一口气憋在嗓子里,愣了把自己给呛了一下。

  “咳咳!……”

  红着脸咳了半天,摘下眼镜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又喝了一大口热茶。忍了半天,还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“玛德,不就是5块钱么!”

  黑着脸摸出手机,直接给作者打赏了5块钱。然后再次点击发表。

  “对不起,您已被管理员永久禁言!请联系^#$%#……”

  “我去你大爷……”

  李大德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。多好的抬杠氛围啊,生生被这黑心作者扼杀在了一片铜臭之中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再说了,你特么的倒是先提示禁言啊,花了5块钱呢!

  “群主滚粗来!给我一个解释!”

  李大德把手机往旁边一摔,拖过键盘来,气势汹汹的在群里打字,誓要讨个说法。

  这边把被禁言的截图发到群里,还不等作者回复,几个日常划水的管理员倒是先冒泡了。

  “卧槽,原来你就是那个杠精!”

  “谁把这杠精加进来的!”

  “哈哈,作者菌干的漂亮!我早看这杠精不爽了!”

  “呦呦呦~这逼还打赏了,是想继续抬杠吧?”

  “这样的杠精,不拉黑留着过年咩?”

  “呼!呼!”

  李大德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际,眼睛里都能喷出热气。键盘被他敲的啪啪作响,好似下一秒就能被敲碎。

  “你们这是欺诈消费者!老子花了钱,就有权利评论!”

  狠狠的一敲回车,预想的话并没有发出去,而是刷新出一条系统提示:“您已被管理员禁言7天。”

  “草(一种植物)!”

  李大德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不清,同时心脏剧痛,难以言说。手脚都抑制不住的颤抖,胸口也异常憋闷,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哗啦~!”

  一阵眩晕感笼罩过来,李大德连人带椅翻到在地板上,键盘手机等掉落一地,保温杯子里的热茶和枸杞也淋了他一身。

  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  这个时候,他也顾不上郁闷了,心底开始害怕。

  在网上看到过许多宅男猝死的新闻,都说都市生活压力大,现代人易怒易悲,容易引发各种疾病。李大德不信,为这事儿还在网上和人杠过。

  现在他信了。

  意识越来越沉重,甚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,耳边只有嗡嗡的蜂鸣声,嘴巴大张,不断的吸气,却仍旧觉得憋闷。

  “不能死!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!”

  “房贷没还完,新房还没入住,媳妇也还没着落……”

  “谁来救救我……”

  “120!打120!”

  挣扎着翻过身来,在一地的温热茶水中摸索了半天,才摸到湿哒哒还沾着茶叶沫子的手机。

  “……”

  屏幕已经被保温杯砸碎,内部进水,神仙都救不了了。

  “呃啊啊~”

  李大德气得想要大骂,可脱口而出的,只是蚊子般细小的声音,还没喘气的声音大。

  “得找人帮忙!”

  他想起了住在隔壁那位,喜欢和他辩论到底是猪肉有营养还是牛肉更健康的邻居大婶。

  “救……救命呃……”

  四肢已经开始发麻,一阵阴冷的感觉泛过心底,眼泪鼻涕口水一股脑的全流了出来。

  李大德的喉咙里发出“赫赫”的喘息声,奋力向门厅的防盗门爬着。中途不停的拍打地板,并把沿途能摸到的一切都扔向防盗门,期待引起别人注意。

  “轰隆隆!”

  窗外雷鸣滚滚,雨也越下越大,夜晚被雷雨声填满,再容不下一丝杂音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夜已然变得深邃。除却雨声,整个小区已经漆黑一片。只有临街的一栋楼上,一处窗户仍旧透出昏黄的灯光。

  客厅里,李大德的身影趴伏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,已无声息。

  “滴滴滴~”

  书桌上的电脑音箱传来消息的提示音。某书友群的群主水鱼要吃素正在私聊李大德:

  “兄弟在吗?”

  “不好意思哈兄弟,刚看到你的打赏,已经给你解除禁言了。谢谢支持哈!”

  “兄弟咋不回话?生气了?”

  “你别跟那帮牲口一般见识,他们就是水习惯了。大家都是花钱看书的,图个乐呵。在我心里,你们都是读者爸爸!”

  “兄弟?”

  “兄弟你回句话呀[/滑稽]”
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