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楔子 黑夜中的故事

作品:美漫世界阴影轨迹|作者:驿路羁旅|分类:游戏竞技|更新:2020-05-21 16:34:53|下载:美漫世界阴影轨迹TXT下载
  PS:

  (写在故事前:

  这篇楔子是用于和前两本书的剧情勾连,适合一路追下来的老读者阅读。新读者可能有些懵,但没有关系,跳过楔子直接阅读第一章也没有问题...楔子的故事并不会影响全文节奏。

  哦,对了,我在第一卷的剧情里埋了很多线索,大家可以试着找一找...如果能找全,那么在上架的时候,我会额外多更5章~也就是105章!

  好了,开始故事吧!)

  阳光下的世界总是太过直白,少了很多弯弯绕绕,没有感性与晦暗,也缺乏一丝神秘。

  因此大多数美好故事的起点,都发生在更包容的黑夜中。

  在黑暗的包裹下,书写故事的双手第一次落笔,笔尖在黑暗中沙沙作响,一点一点的勾勒出了故事的雏形。

  就像是,照亮黑夜的第一缕光...

  “轰”

  平静的夜色下,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,恐怖的音浪爆炸开,房间中所有的玻璃都在这一刻破碎,就像是被无形的拳头狠狠击中一样。

  在男人与女人的尖叫声中,让人恐惧的混乱降临了。

  爆炸之后紧随而来的便是火焰。

  灼热的火焰在地面的震动中疯狂的翻滚着,就像是被释放的地狱鬼怪。它嚎叫着淹没了这乡间的别墅,将那些粗心大意的人卷入火海,那些可怜的人在火焰中哀嚎,向他们能找到的一切神灵祈祷,但却毫无用处。

  绝望正在火海中蔓延。

  “维尔顿,快起来,快起来啊。”

  在灼热火光的映照下,怀中抱着婴儿,穿着睡衣,满脸狼狈的女人正跪在地上,试图将自己倒下的丈夫重新扶起来。

  但倒塌的砖石压在那个男人身上,火焰也在他背后快速扩张,他的脸上布满了汗水,眼中充盈着惶恐,他疯狂的挣扎着,试图脱离这必死的厄运。

  他做不到。

  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,只是一介凡人。

  “快走!梅伊,走!”

  男人用双手撑着地面,那些沉重的砖石压在他身上,越来越重,就像是地狱降临一般。在越来越灼热的房间中,在火光的跳动下,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。

  在灾难面前,他很难拯救自己,但他不想连累亲人。

  这个男人感受到了背后快速蔓延的火势,满是汗水的脸变得扭曲,他眼中闪过一丝果决,对眼前哭泣无助的妻子喊到:

  “带着孩子离开这!快,我已经没救了...”

  “我...”

  女人绝望的看着自己的丈夫,她想去帮他,但她怀中的婴儿却在不断的哭泣着。这个刚刚降生的生命,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,这孩子在本能的求救。

  婴儿的哭声惊醒了女人,她最后一次看着自己的丈夫,然后咬着牙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踉跄着转过身。她用手臂护住怀中的婴儿,低着头冲入了过道中。

  在她背后,她的爱人,孩子的父亲,维尔顿.莱利,目送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离开绝境,在十几秒后,这在生命最后时刻,履行了丈夫和父亲职责的男人,便被暴起的火焰吞没。

  “砰”

  又一声爆鸣,木质的房屋在火焰的肆虐下几乎毫无抵抗力,在女人即将冲出火海的那一刻,房间的二层几乎整个坍塌下来,将奔跑的女人压在了燃烧的火星中。

  但即便是在倒下的那一刻,来自母性的本能依然驱使着这女人将怀中的婴儿紧紧抱住。

  哪怕火焰已经点燃了她的衣服,哪怕鲜血已经从伤口渗出。

  “不!”

  女人抖动着身体上的火星,她尖叫着,脸上满是恐慌,但在入目之处,一切都已经化为火海。

  没有希望了。

  她和她的孩子,已经无路逃生了。

  “谁来救救我们!求求你们,救救我们。”

  她无助的哭泣着,她难以想象为什么这样的噩梦会发生在他们身上,但高傲的命运,从不屑于向凡人解释什么。

  但祈祷...也许在绝望之时,祈祷还是有用的。

  在火海中,莱利夫人无助的祈祷,就在她的意识模糊的那一刻终于得到了回应。

  来自某个更高意志的回应。

  莱利夫人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,在她眼前,那燃烧的火焰正在一点一点的分开,就像是被拉开的帷幕一样。

  一个虚幻的影子,踏着火焰,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眼前。

  那个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,内衬立起领子的白衬衫,他带着蓝色黑边的绅士帽,在他背后,还有宽大的蓝色斗篷在飘动。

  火焰在他身边跳动着,却无法伤害到他,就连靠近都做不到。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着火焰,让它们退去,在两人周围形成了一道空白的圆弧,就像是灾难中的庇护所一样。

  这个神秘来客站在受伤的女人眼前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女人也看着这个神秘人,在那宽大的帽檐之下,她能看到一张被黑暗遮蔽的脸,以及脸颊两侧,如白发一样的鬓角。

  “你...你是来救我们的吗?”

  绝处逢生的喜悦,让女人悲泣出声。但面对她充满希望的询问,这个神秘人却摇了摇头,他用带着磁性的声音说:

  “我救不了你,莱利夫人。”

  这个神秘人停顿了一下,他蹲下身,伸出带着黑色手套的手,帮眼前虚弱痛苦的女人擦了擦脸上的灰烬,在婴儿的哭声中,他轻声解释道:

  “你和你丈夫死于意外失火,这是命运注定的,是我无法改变的。但...”

  神秘人的目光落在了莱利夫人怀中不断啼哭的婴儿身上,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他说:

  “你们的孩子,梅林.莱利,他注定要在未来扮演重要的角色,他的生命不会在今晚终结。”

  神秘人的这句话,让莱利夫人眼中闪过惊喜。在这一刻,她并没有在乎自身的命运,她艰难的伸出双手,用那被火焰严重灼伤的双手,忍受着火焰的折磨,她的脸颊都在抽搐,但她依然将怀中的孩子,递给了眼前的神秘人,她祈求道:

  “没关系...没关系,这就足够了。求求你,带我的孩子走,带走他就可以了...救救他。”

  神秘人看着那双布满了灼伤痕迹的双手,他能想象,眼前这个女人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,但他并没有表示太多的情绪。

  他接过带着鲜血的襁褓。

  说来也奇怪,一直啼哭的婴儿,在被神秘人抱入怀中的那一刻,他的哭泣便停止了,他似乎感觉到了,危险,已经过去了。

  “放心吧,莱利夫人。”

  神秘人单手抱着婴儿,他低头看着脚下的莱利夫人,他伸出手指,一抹抹蓝色的光晕挥洒在莱利夫人身上,将一切痛苦的感官都隔离开来。

  他无法拯救她,但他最少可以让她在平静中回归死亡。神秘人微微摇晃着手臂,让怀中的婴儿更舒适一些,他轻声说:

  “我正是为他而来,我可以保证,他最少会安安全全活到18岁...”

  “我和维尔顿的孩子,他,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吗?”

  莱利夫人感觉不到痛苦了,她感觉很累,她迫切的想要睡一觉,而在困意袭来的前一刻,她挣扎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。但随后,她又像是自问自答一样,满脸倦容的对自己说:

  “是的,他肯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。要不然,天使怎么会特意来救他...梅林,我的儿子,爸爸妈妈是多么想陪在你身边...”

  “但,该说再见了。”

  神秘人站在火焰中,看着眼前这位母亲的双眼闭合,进入了最后的梦乡。他并没有戳破这可怜的女人最后的美梦。

  其实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,莱利夫妇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。神秘人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,这孩子同样进入了睡梦中。

  “我不是什么天使。”

  神秘人左右看了看,挥挥手指,将周围的火焰彻底湮灭,然后蹲下身,将怀中的孩子放回了莱利夫人的怀中。他伸出手指,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,就像是在告别一样。他抬起头看着头顶的星空,在那群星闪烁之间,似乎有无数双眼睛正看着这里,正看着他怀中的婴儿。

  而他那被黑暗笼罩的脸上,也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。

  “至于你,梅林,你...会成为伟大的人吗?”

  “那么多大人物们看着你出生,那么多大人物们在你身上押了注,多么波澜壮阔的人生啊。但,你会怎么选呢?我很好奇...”

  沉睡的孩子当然不能回答他,但这个神秘人也不需要回答,他站起身,后退了一步,在已经毁于大火的莱利庄园的废墟中,他如来时那样,就像是融入水中的墨汁一般,悄然消散在了黑暗中。

  在回归黑暗的过程里,在他蓝色斗篷的飘动中,他轻声说:

  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  在彻底消散的前一刻,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,他轻咳了一声:

  “现在是1971年8月17日午夜,以双方观察者的身份,我宣布...”

  “游戏...”

  “即将开始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数天后,威斯康星州水牛县,莱利家族故居。

  一名穿着碎花裙子的小丫头小心的抱着自己的表弟,这小丫头对怀中的婴儿挤眉弄眼,逗得婴儿伸出双手,眉开眼笑。

  而在小丫头身边的沙发上,一位带着黑纱的中年妇人坐在那里,她面带悲伤与怀念的看着身边的家具和这间房子。

  她是莱利家族的远支,也是数天前死于火灾的维尔顿.莱利的表姐,于数年前嫁到了纽约,她是人口凋零的莱利家族目前能找到的最后的亲族。

  而在听说了表弟的悲剧后,她第一时间带着自己的女儿,从纽约赶来家乡。

  “妈妈,妈妈。”

  抱着小梅林的小丫头扭头看着自己的母亲,她一边抚摸着表弟的脑袋,一边低声央求道:

  “我们真的不能带着小梅林回家吗?我一直想要个弟弟,求你了。”

  “乖一点。”

  莱利女士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发,她对小丫头说:

  “梅,我知道你很喜欢梅林,但我们不能带走他。我们家的情况不允许再多出一个小孩,我要上班,你要上学,没人能照顾他。如果你真的喜欢梅林,我可以允许你每年回来一次,看看他。”

  “那梅林怎么办?”

  小丫头梅瘪着嘴,看着自己的母亲:

  “难道我们要把他送到孤儿院去吗?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莱利女士笑着摇了摇头,她看了看时间,对自己的女儿说:

  “我已经为小梅林找好了新家,我已经联系了詹姆斯,那是和我还有维尔顿一起长大的老朋友,是一位真正的绅士,他是维尔顿和梅伊最好的朋友,我相信,他会愿意帮忙照顾小梅林的。”

  说完,莱利女士抬起头,就看到一辆红色的雪佛兰跑车,缓缓的驶入莱利庄园的大门,她站起身,整了整衣服和手臂上的黑纱,她对女儿说:

  “瞧,他们来了。”

  “梅,你要礼貌一点,叫他科尔森叔叔,明白了吗?”

  小丫头看到一对面色和善的夫妇从车上下来,朝着房子走过来,她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婴儿,她才不愿意把唯一的表弟送给别人家去养呢。但妈妈说的也有道理,小梅林确实不能跟着她们一起回纽约。

  小丫头梅低头看着怀里的表弟,她虽然不舍,但她知道,也许将梅林寄养在科尔森先生家里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她低下头,吻了吻弟弟的额头,她说:

  “梅林,我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。”

  “你这小坏蛋,可不能忘了我哦!”